以文本方式查看主题

-  宝泉岭论坛  (http://baoquanling.net/index.asp)
--  知青文化  (http://baoquanling.net/list.asp?boardid=212)
----  巴尔干半岛旅行流水账—第十天(5.3)  (http://baoquanling.net/dispbbs.asp?boardid=212&id=134934)

--  作者:波士顿蕨
--  发布时间:2019-5-28 7:11:00

--  巴尔干半岛旅行流水账—第十天(5.3)

    早餐后登车,领队小胡告知:这将是行程中山路最长的一天。
    大巴穿行于杜米托尔国家公园内。它包括众多峡谷地貌,已于1980年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远山的皑皑白雪在阳光下忽明忽暗地反射着阳光,有些连成片的积雪与去年在北欧看到的百年冰川十分相似。这里是巴尔干,地理位置低于北欧,难道也有“百年冰川”?来自山东的老方大哥说,这里的雪山高度都在雪线以下,因此夏季是会融化的,即使形成了冰川也不会存在沉淀积雪的“百年冰川”。愿意相信他的话,因为他留给我自觉和负责任的印象。
    这位老方是6名山东游客的“主管”,每到一景点都要周到地给每一位老乡拍单独照和集体合影,从不拉空,自己几乎没有歇息的时间。他是我们24人中唯一的吸烟者,且烟瘾挺大。长途行车大概把他憋的够呛,每到服务区或景点,他都第一个下车避开大伙儿抽上一支,然后精神抖擞地为山东小组尽心竭力地服务。偶然看到他抽烟时,另一只手总是拿着一个看上去挺精致的类似装硬币的小钱包似的带盖儿的小袋子,烟灰积多了就磕进袋子,烟头也一并塞进去,直到找到垃圾箱才丢弃。看出我的好奇,他告知:“这叫’烟袋’,网上买的。”看来字典上关于“烟袋”的诠释得扩展了。也是这位老方,主动向领队小胡提出在大巴上轮换座位的建议,那几位抢占前面座位的他的老乡听话地挪到了后面。他赢得了大家的尊重。
    到了杜米托尔国家公园范围内的塔拉河河谷,接待我们的地陪小伙子居然会讲汉语!这在埃及、土耳其等国家不新鲜,在巴尔干这几天还是头一次碰到。坐了两个多小时车的团友们在地陪引导下七拐八拐登上一个小坡,眼前豁然开阔。长80公里,深1300米,仅次于亚利桑那州大峡谷的世界第二大峡谷呈现在眼前!“左手边有卫生间。”地陪的汉语提示竟然无人响应,大家都被眼前的美景怔住了:山峦起伏、风光秀丽,山石嶙峋的山坡上树木郁郁葱葱,河谷的沙砾石块间涓涓流水清澈透明。蓝天白云下秀丽的冰川湖澄碧如镜,空气清新、阳光和煦,美丽而静谧。这是公园里欧洲最著名的塔拉河峡谷,据说还有大片茂密的土生植物群以及珍贵的动物品种呢。
    静谧的湖面上凝固了宝石般的湖水,映衬着被颠倒了的天地,仿佛置身于童话故事。黑白斑纹的山峰和墨绿的森林在阳光照射下反射着古老而神秘的光辉。与先生快步奔向湖岸边,吞咽着纯净清新的空气,让眼睛贪婪地摄取着梦幻般的画面。堆积着大小不一黑色岩石的沙滩上,有个唯一的垂钓者。看不出他是否关注鱼钩上的收获,反正是对贸然闯进美景的我们欣喜夸张的惊扰完全无动于衷,表现得旁若无人,慢条斯理,优哉游哉。不禁略带嫉妒地琢磨:他远离现代都市生活的虚荣、浮华、野心和功利,慵懒地面对这纯净的大自然,独享河谷无私的慷慨馈赠,也太奢了吧。
    随后乘车继续向南,前往波德戈里察。早知将在途中经过著名的迪尔地耶维卡桥 — 前南斯拉夫电影《桥》的拍摄地,团友们按捺不住隔窗寻觅,见到个桥的影子就发现新大陆似的指指点点,迫不及待之情溢于言表。大家凭记忆补充全了那个惊心动魄的电影故事:“老虎”和他的战友为阻止德军撤退,千辛万苦找到大桥的设计者(工程师)。经过一系列曲折惊险的考验和牺牲,在游击队长“老虎”及其伙伴们的协助下,工程师最终亲手炸毁了自己设计并参与建造的横跨峡谷的大桥。印象最深的是那个断后的小战士陷阱泥沼,被追击的德国鬼子团团围住时那绝望的表情。它告诉我什么是身心的投入,什么是真实的表演。
    电影《桥》中的桥终于就在眼前。深深的峡谷衬托了大桥的险峻,但与印象中的电影比,还是普通得有些让我失望。当然,这与看过了太多的现代高科技桥梁不无关系,电影镜头的修饰功能也不可小觑。我把桥的照片立即发给了几个朋友(不喜欢圈儿,只对个人),反馈陆陆续续但异口同声:没错,就是它!桥头的年轻军人半身铜像是《桥》中游击队长“老虎”的原型,旁边还有一块石碑,上面记录了该桥设计者之一的工程师事迹。一辆敞篷车满载年轻人从桥那头儿驶来,快乐的青年们呼喊着歌唱的从面前经过。我敢说他们对这桥的感情远不如异国的我们。
    在记忆中,《瓦尔特保卫萨拉热窝》和《桥》这两部电影虽然男主角由同一人饰演,但前者印象更强烈更深刻。后者则是插曲《啊朋友,再见!》更被关注,多种版本的演绎都愿接受,百听不厌。早已落户美国的战友在微信中转发过一个新的版本,同时告知这原本是一首意大利歌曲。
    就在这座让许多国人景仰的大桥旁帐篷下吃午餐,难以想象吧。拍了张以大桥为背景的喝汤照片,盘子里的鸡排、牛肉丸子、猪肉肠一点儿没动 — 这两天已经开始生理性抵制西餐了。自我解嘲:“不知道当年’老虎’和他的战友们是否喜欢吃这个。”
    “当然喜欢。”大家异口同声后七嘴八舌:
    “那时候哪有这个条件?电影里有吃饭的镜头,简单得很。”
    “能填饱肚子就知足了。”
    “有这个吃谁还去打仗?!”
    ……
    咱这一代人,忆苦思甜的习惯也是难改呢。来收盘子的小伙子看到未动的食物表情古怪地耸了耸肩,送甜点时我注意到自己那一份最多。由衷感谢他的善意。
    整个下午几乎都是在山路上,偶尔出山在服务区小憩,除了去卫生间就是逛小超市。黑山可以直接使用欧元。这就方便多了:不必担心找回当地零钱无处可用,而且买个冰激凌或冰箱贴就顺便解决了整钱换零钱的问题。
    到达酒店又是天已黑透。晚餐还是大盘的肉食,自己的胃口已倒到连炸土豆儿也不屑去碰。团友们自带的榨菜、辣酱、豆干等都摆上了桌,大有与洋餐一决高下之势。

--  作者:大烟泡
--  发布时间:2019-5-28 20:24:00

--  
哈哈,当地的冰激凌也确实好吃,我除了自己吃雀巢雪糕外,也给匈牙利63岁的老司机山道先生和地陪小庞也买
雪糕吃,以感谢他们的努力,并让他们消除天热烦躁。
我记得那座桥就叫塔拉大桥,下面是塔拉河谷,敢情还有另外一个自己的名字哪?
你们挺拉风哦,能在桥旁边的帐篷吃西餐野餐。不错哦。
我们在桥上走了一圈。好像是200多米长。桥周围是卖蜂蜜的和冰箱贴的摊和店。
那里山路特别多,基本都在狭窄的山路上穿行。司机的技术和经验是令人佩服的。
我们是一个人两个座位,保证了舒适度。但相对固定,没有换过座。只是岁数大的,爱晕车的坐前面。
大家相对比较自觉。可能因为都是不太熟悉的朋友同事圈的吧?22人。
哇哇,跟随着波坛友又走了一次巴尔干。

--  作者:波士顿蕨
--  发布时间:2019-5-29 7:47:00

--  

                             
引用大烟泡在2019-5-28 20:24:00的发言:
哈哈,当地的冰激凌也确实好吃,我除了自己吃雀巢雪糕外,也给匈牙利63岁的老司机山道先生和地陪小庞也买
雪糕吃,以感谢他们的努力,并让他们消除天热烦躁。
我记得那座桥就叫塔拉大桥,下面是塔拉河谷,敢情还有另外一个自己的名字哪?
你们挺拉风哦,能在桥旁边的帐篷吃西餐野餐。不错哦。
我们在桥上走了一圈。好像是200多米长。桥周围是卖蜂蜜的和冰箱贴的摊和店。
那里山路特别多,基本都在狭窄的山路上穿行。司机的技术和经验是令人佩服的。
我们是一个人两个座位,保证了舒适度。但相对固定,没有换过座。只是岁数大的,爱晕车的坐前面。
大家相对比较自觉。可能因为都是不太熟悉的朋友同事圈的吧?22人。
哇哇,跟随着波坛友又走了一次巴尔干。



         可能是为了保证舒适和休息,都是保证每人双座。座位轮换是本来在前面的山东老方主动提出的,6天一换,每个人都享受了前、中、后的座位。每天较长时间的乘车,轮换不仅体现了公平,也有新鲜感。
--  作者:大烟泡
--  发布时间:2019-5-29 20:47:00

--  
哦,看来巴尔干旅行的特点就是一个人两个座位,以保证几千公里旅途的舒适。


  

您是第 位来宾
所有访客发言属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转载图文纯属公益,如有版权申告即行删除
备案号:黑ICP备13005562号

地址:黑龙江省萝北县宝泉岭管理局宝泉大街中段 电话:086-0468-3762392
《宝泉岭论坛》版权所有 图文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源自本站


执行时间:109.37500毫秒。查询数据库3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