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文本方式查看主题

-  宝泉岭论坛  (http://baoquanling.net/index.asp)
--  知青文化  (http://baoquanling.net/list.asp?boardid=212)
----  我看知识青年上山下乡  (http://baoquanling.net/dispbbs.asp?boardid=212&id=135175)

--  作者:石希生
--  发布时间:2019-8-28 8:17:00

--  我看知识青年上山下乡
我们连队相约9月下旬聚会一下,我想了想,把我在个人文集中的一个帖子拿出来发在连队微信群上,也在宝坛上发一下。不过略表心情,没想与哪位抬杠:
72、我看知识青年上山下乡  
一、从字面上看,“上山下乡”与“知识青年”这是两个词、两个概念。“上山下乡”是指某种事物的流动方向,不一定全部是知识青年这种人力资源,还应当包括其它资源的上山下乡。而“知识青年”则包括两个含义,一是年轻、二是有知识。而把上述这两个词结合起来,我的理解就是国家发展农村经济的一种行政措施。当然也不是把知识青年动员到农村去就行了,还得与国家发展农村经济的各种措施结合起来才能生效。

二、周恩来总理宣布“四化”目标的时候,中国四化之一“农业现代化”所对应的背景是十亿人口八亿农民,即当时中国百分之八十的人口是农业人口。与此同时美国的农业人口只占总人口的百分之二。后来中国总人口发展到十三亿以上了,其中百分之八十的绝对值就是十亿四千万。如果中国农业现代化发展到美国那样,农业人口只占总人口百分之二的水平,那么中国农业人口只需两千六百万就足够了,十亿四千万农业人口减去两千六百万还有十亿一千四百万!也就是说中国一旦实现了农业现代化,就应当有十点一四亿农业人口必须转到非农业领域上去,这是最大的中国特色!有些人只恨中国不实行欧美那种民主制度和理念,谁一提“中国特色”他就认为是借口,好啊,这十点一四亿人口让他来转化一下试试?反正欧美那些所谓发达国家的普世价值理论不管用,他们为逾百万难民还撮牙花子呢,让他帮助转化十亿中国农村人口能吓死他。中国面对这种国情,只能自己想办法,谁也靠不住。所以动员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从整体上改变农村人口和基层农村干部的素质,也应当是一种有效的办法,这也就是动员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必要性。

三、现在对于当年我们上山下乡运动中的许多弊病,究竟是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不好还是当时国内极左思潮尤其是文革不好,根本摘不清楚也没人认真地去摘。比如“一锅端”现象,就是不管你是否自愿,一律赶到乡下去土里刨食自生自灭。没有文革会有一锅端吗?文革之前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许多都是自愿报名的。我当年初中毕业,去东北就算是知识青年,而我所在农场中学即使高中生毕业也不算是知识青年,尤其是近年许多大学生村官到农村去了,还有人斩钉截铁地说大学生村官也不算知识青年,而我初中毕业就一定是知识青年。前年中国传媒大学崔永元工作室要采访知青,“宝泉茶舍”选人的时候有一位二师十七团团部中学66届毕业生,结果他不算知青而选上我了。当年他算不算知青无所谓,反正大家都是每月32块,但是后来他娶了一位北京女知青并随其来到北京,有关知青的政策落实不到他头上,他只能算是外地暂住人口,这些年关于暂住证和户口的事弄得他七荤八素劳神不堪。这混帐逻辑我真是搞不懂。    
如果把中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这几个字中经历过的极左时期的政治运动内涵去除掉,上山下乡其实不过是一种经济开发的模式以及相关的行政措施。美国在农业方面已经实现了现代化,所以中国的上山下乡显得尤为急迫。如今中国政府组织几十万大学生到农村去当村官,难道不是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一种方式吗?这些大学生在城市里怎么当“村官”?只不过如今不搞当年那种政治运动的方式罢了。
新中国要想缩小城乡差别,也只有不断地将与农村发展有关的资源下放到乡村去。要搞农村经济建设,“上山下乡”不过是一种发展经济的思路、模式和行政手段。    
1850年时,全美国不过才有1000多台拖拉机,私营农场主们75%以上的动力靠牲畜,跟1840年时的中国农村相差不大(虽比中国稍强些也不多)。到了1910年以后,美国的农业机械、化肥、农药以及银行贷款、各项农业技术标准、法规政策也纷纷出台,开始了美国农业现代化的进程,这个进程其实也是城市资源上山下乡的的进程。反正一个国家的机械物资、技术人才、银行贷款、政策法规不到乡间去,这个国家的农业永远也实现不了现代化。看来只是动员知识青年到农村去还远远不够。
面对上山下乡这种模式,中国农村的需求真是无所不包,除了具有各种专业知识并且有志于农村发展的青年,还有资金、工商业项目、技术、医疗卫生、教育及各种工业产品等等。

农村拥有世界各国最宝贵的资源——土地。千百年来,世界各国为了获取更多的土地而互相间征战不断。当然土地和土地因为所处位置不同而产生的价值就不同,如今北京地区一亩地所产生的价值与最边远山村的一亩地价值根本不可比。至于如何在有限的土地上产生更多的价值,有专项知识的人与没有专项知识的人思路就不一样。

当年全国闻名的大寨如今被列入退耕还林的重点村了。我绝不是说大寨当年艰苦奋斗不对,不是说他们大灾之年不要国家救济粮反而向国家交公粮的英雄壮举不对。我作为曾经下乡的老知青,我能体会到大寨人在七沟八梁一面坡上改造土地质量的劳动强度和艰苦程度,我内心想过,我当年作为城市男青年如果到了大寨,我能承受大寨一个壮劳力的艰苦劳动吗?恐怕我这大小伙子连郭凤莲那样的铁姑娘都比不了。所以不管世事如何转换,我至今仍然对大寨人充满敬佩。但是当年对大寨的宣传是政治运动式的,连党中央国务院也没提过大寨宜林不宜耕的话题,昔阳县委和山西省委更不提。大寨人自己有什么错?但是当年对于大寨人的宣传画上,有陈永贵和乡亲们手拿玉米棒和谷穗脸上现出胜利微笑的画面。玉米和谷穗是农业产品的象征;如今大寨的产品有核桃露,核桃是树上结的,是林业产品的象征。大寨如今已经完成了这种转换。试想一下:如果当年大寨的领头人不是陈永贵,而是既具有艰苦奋斗精神像陈永贵那样同时又是环保专业大学毕业生,那么当年大寨村的发展思路与陈永贵当年对大寨的发展思路应当有所不同。对于七沟八梁一面坡的改造重点不是放在如何提高粮食产量上而是放在如何发展林业上,如何办些林业产品加工的乡办企业,同时还能增加国家的税收并且提高大寨的人均收入,国家、集体、个人都受益。这才是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意义。

中国是个人口大国,广大农村剩余劳动力很多,知识青年如果到了农村只是随大流跟着干,无论他怎么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甚至娶妻生子扎根农村,顶多他是一个壮劳力而已,这并不是农村所需要的角色。人家农村自己还有几亿劳力要转换出来呢,你去充当劳力干什么?某些人光空喊某种口号或者光批判某种口号有什么用?不要只在口号上下功夫才对。

与发达国家相比,我们中国人均所享受的医疗服务相差甚远,尤其在农村。农村看病难是中国的一个老问题了。对于中国农村的医疗卫生系统来说,所欠缺并急需上山下乡的不仅包括资金,也包括专业人才(医疗卫生方面的知识青年),和必要的固定资产(医疗场所和设备)。一句话,国家投入不足。可是要投入就得有人愿意上山下乡,没人愿意去干也只能是空话。当年农村推出了一些脱产的“赤脚医生”,但那些人的绝大多数赤脚有余,当医生则不能胜任(也有个把能胜任的,不是说百分之百的赤脚医生都不胜任)。对比起来,大城市三甲医院里的医科毕业生几年都轮不上主刀做一次手术。如今城市里除了专科三甲大医院,正在加强社区医疗部门建设,大力培训全科医生。农民们又要眼红了,什么时候农村地区起码每个乡镇能有一个像模像样的乡卫生所,所里能有几位全科医生?这一方面是国家投入的上山下乡,另一方面也是知识青年的上山下乡。农村地区急需医疗卫生方面有专业知识的青年上山下乡。

我们都从电视上看到一个新名词——支教志愿者,所以农村地区也急需文教方面资金和知识青年的上山下乡。如今我所居住的北京门头沟区,区教委有一项政策,因为门头沟区是山区,凡是愿意到山区支教的师范院校毕业生,只要签一个合同,那他在山区每月除工资奖金以外,还有4000元“进山费”。真是政策不一样了,想当年我在东北当乡村教师,每月32元工资,十年也挣不到4000元,气死我了。这政策弄得门头沟区山村教师都不想返城,因为一返城每月就少收入4000元!而当年我们在东北的那些知青谁要是不想返城他一定有病!中国农村地区文教工作欠帐太多,这也是人所共知的。至于农业、林业、牧业、养殖业、工业、商业等各项专业知识的推广,无不是一方面国家投入要上山下乡,另一方面专业人才(知识青年)要上山下乡,而且急需。

不可否认,当年曾经有过的的上山下乡运动因为极左思潮的影响,有许多不尽人意之处,尤其是某些地区以强迫命令方式把上山下乡作为一种安置就业以及清理社会闲散人口的方式,甚至把不愿下乡的人与革命路线对立起来,把许多其实并没有学过什么专业知识并且中学还没毕业的学生和青年赶到乡下去,让他们在乡村土里刨食自生自灭,给成千上万的家庭造成悲剧。所以许多顶着“知识青年”称号其实并不具有专业知识的所谓“知识青年”如今一提起上山下乡这四个字,莫不摇头否定。他们的情绪可以理解。但是要想持续发展农村经济就还得组织上山下乡,如今政府又组织了几十万大学生上山下乡到农村去,并在相应政策制定和执行上比较宽松,尤其本着自愿原则。同时在最低生活保障和医疗保险政策方面从财政资金上终于也上山下乡到农村,使占中国人口比例最大的这部分人群享受到应有的社会保险。

从我个人认识来看,当年下乡的不应当叫知识青年,老三届中只有66届读完中学,67届和68届连中学也没有读完。现在下去当村官的大学生才是知识青年。
但是从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历程来看,当年我们也算是比不识字的文盲农民强一点,所以带上“知识青年”的帽子。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如果不与中国农业现代化进程结合起来评价,它的必要性就不充分。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太有必要了,不过我可以不去了,如果有人说:“你既然说上山下乡好,你再下乡我瞧瞧?或者让你儿女下乡我瞧瞧?”这肯定是放屁,因为我已经退休了。并且如今下乡的村官、乡村医生和支教志愿者都是我的晚辈,像我的儿女一样。嘻!
我既然是个老知青,当然可以抒发一下我当年的经历:

像诗一样侃山:第二故乡黑龙江

不尽川流逐浪东,平原黑土有人情。
高天雁叫鸣踪影,矮地狐奔匿草形。
豆麦秋风农家院,锄镰戍汉北疆营。
当年少壮垂垂老,举杯邀月满天星。  




--  作者:又一老徐
--  发布时间:2019-8-28 21:35:00

--  
相聚饮酒新春来,互指鬓角又增白。
遥想当年戍边事,常忆昔日羁关外。
无论生熟道平安,只缘吾辈俱半百。
碌碌半生操劳过,儿孙绕膝倍感怀。


--  作者:石希生
--  发布时间:2019-8-29 7:38:00

--  
感谢老徐支持!!
--  作者:张玮
--  发布时间:2019-8-29 8:36:00

--  
引用石希生在2019-8-28 8:17:00的发言:
我们连队相约9月下旬聚会一下,我想了想,把我在个人文集中的一个帖子拿出来发在连队微信群上,也在宝坛上发一下。不过略表心情,没想与哪位抬杠:
72、我看知识青年上山下乡  
一、从字面上看,“上山下乡”与“知识青年”这是两个词、两个概念。“上山下乡”是指某种事物的流动方向,不一定全部是知识青年这种人力资源,还应当包括其它资源的上山下乡。而“知识青年”则包括两个含义,一是年轻、二是有知识。而把上述这两个词结合起来,我的理解就是国家发展农村经济的一种行政措施。当然也不是把知识青年动员到农村去就行了,还得与国家发展农村经济的各种措施结合起来才能生效。

二、周恩来总理宣布“四化”目标的时候,中国四化之一“农业现代化”所对应的背景是十亿人口八亿农民,即当时中国百分之八十的人口是农业人口。与此同时美国的农业人口只占总人口的百分之二。后来中国总人口发展到十三亿以上了,其中百分之八十的绝对值就是十亿四千万。如果中国农业现代化发展到美国那样,农业人口只占总人口百分之二的水平,那么中国农业人口只需两千六百万就足够了,十亿四千万农业人口减去两千六百万还有十亿一千四百万!也就是说中国一旦实现了农业现代化,就应当有十点一四亿农业人口必须转到非农业领域上去,这是最大的中国特色!有些人只恨中国不实行欧美那种民主制度和理念,谁一提“中国特色”他就认为是借口,好啊,这十点一四亿人口让他来转化一下试试?反正欧美那些所谓发达国家的普世价值理论不管用,他们为逾百万难民还撮牙花子呢,让他帮助转化十亿中国农村人口能吓死他。中国面对这种国情,只能自己想办法,谁也靠不住。所以动员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从整体上改变农村人口和基层农村干部的素质,也应当是一种有效的办法,这也就是动员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必要性。

三、现在对于当年我们上山下乡运动中的许多弊病,究竟是知识青年上山下乡不好还是当时国内极左思潮尤其是文革不好,根本摘不清楚也没人认真地去摘。比如“一锅端”现象,就是不管你是否自愿,一律赶到乡下去土里刨食自生自灭。没有文革会有一锅端吗?文革之前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许多都是自愿报名的。我当年初中毕业,去东北就算是知识青年,而我所在农场中学即使高中生毕业也不算是知识青年,尤其是近年许多大学生村官到农村去了,还有人斩钉截铁地说大学生村官也不算知识青年,而我初中毕业就一定是知识青年。前年中国传媒大学崔永元工作室要采访知青,“宝泉茶舍”选人的时候有一位二师十七团团部中学66届毕业生,结果他不算知青而选上我了。当年他算不算知青无所谓,反正大家都是每月32块,但是后来他娶了一位北京女知青并随其来到北京,有关知青的政策落实不到他头上,他只能算是外地暂住人口,这些年关于暂住证和户口的事弄得他七荤八素劳神不堪。这混帐逻辑我真是搞不懂。    
如果把中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这几个字中经历过的极左时期的政治运动内涵去除掉,上山下乡其实不过是一种经济开发的模式以及相关的行政措施。美国在农业方面已经实现了现代化,所以中国的上山下乡显得尤为急迫。如今中国政府组织几十万大学生到农村去当村官,难道不是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一种方式吗?这些大学生在城市里怎么当“村官”?只不过如今不搞当年那种政治运动的方式罢了。
新中国要想缩小城乡差别,也只有不断地将与农村发展有关的资源下放到乡村去。要搞农村经济建设,“上山下乡”不过是一种发展经济的思路、模式和行政手段。    
1850年时,全美国不过才有1000多台拖拉机,私营农场主们75%以上的动力靠牲畜,跟1840年时的中国农村相差不大(虽比中国稍强些也不多)。到了1910年以后,美国的农业机械、化肥、农药以及银行贷款、各项农业技术标准、法规政策也纷纷出台,开始了美国农业现代化的进程,这个进程其实也是城市资源上山下乡的的进程。反正一个国家的机械物资、技术人才、银行贷款、政策法规不到乡间去,这个国家的农业永远也实现不了现代化。看来只是动员知识青年到农村去还远远不够。
面对上山下乡这种模式,中国农村的需求真是无所不包,除了具有各种专业知识并且有志于农村发展的青年,还有资金、工商业项目、技术、医疗卫生、教育及各种工业产品等等。

农村拥有世界各国最宝贵的资源——土地。千百年来,世界各国为了获取更多的土地而互相间征战不断。当然土地和土地因为所处位置不同而产生的价值就不同,如今北京地区一亩地所产生的价值与最边远山村的一亩地价值根本不可比。至于如何在有限的土地上产生更多的价值,有专项知识的人与没有专项知识的人思路就不一样。

当年全国闻名的大寨如今被列入退耕还林的重点村了。我绝不是说大寨当年艰苦奋斗不对,不是说他们大灾之年不要国家救济粮反而向国家交公粮的英雄壮举不对。我作为曾经下乡的老知青,我能体会到大寨人在七沟八梁一面坡上改造土地质量的劳动强度和艰苦程度,我内心想过,我当年作为城市男青年如果到了大寨,我能承受大寨一个壮劳力的艰苦劳动吗?恐怕我这大小伙子连郭凤莲那样的铁姑娘都比不了。所以不管世事如何转换,我至今仍然对大寨人充满敬佩。但是当年对大寨的宣传是政治运动式的,连党中央国务院也没提过大寨宜林不宜耕的话题,昔阳县委和山西省委更不提。大寨人自己有什么错?但是当年对于大寨人的宣传画上,有陈永贵和乡亲们手拿玉米棒和谷穗脸上现出胜利微笑的画面。玉米和谷穗是农业产品的象征;如今大寨的产品有核桃露,核桃是树上结的,是林业产品的象征。大寨如今已经完成了这种转换。试想一下:如果当年大寨的领头人不是陈永贵,而是既具有艰苦奋斗精神像陈永贵那样同时又是环保专业大学毕业生,那么当年大寨村的发展思路与陈永贵当年对大寨的发展思路应当有所不同。对于七沟八梁一面坡的改造重点不是放在如何提高粮食产量上而是放在如何发展林业上,如何办些林业产品加工的乡办企业,同时还能增加国家的税收并且提高大寨的人均收入,国家、集体、个人都受益。这才是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意义。

中国是个人口大国,广大农村剩余劳动力很多,知识青年如果到了农村只是随大流跟着干,无论他怎么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甚至娶妻生子扎根农村,顶多他是一个壮劳力而已,这并不是农村所需要的角色。人家农村自己还有几亿劳力要转换出来呢,你去充当劳力干什么?某些人光空喊某种口号或者光批判某种口号有什么用?不要只在口号上下功夫才对。

与发达国家相比,我们中国人均所享受的医疗服务相差甚远,尤其在农村。农村看病难是中国的一个老问题了。对于中国农村的医疗卫生系统来说,所欠缺并急需上山下乡的不仅包括资金,也包括专业人才(医疗卫生方面的知识青年),和必要的固定资产(医疗场所和设备)。一句话,国家投入不足。可是要投入就得有人愿意上山下乡,没人愿意去干也只能是空话。当年农村推出了一些脱产的“赤脚医生”,但那些人的绝大多数赤脚有余,当医生则不能胜任(也有个把能胜任的,不是说百分之百的赤脚医生都不胜任)。对比起来,大城市三甲医院里的医科毕业生几年都轮不上主刀做一次手术。如今城市里除了专科三甲大医院,正在加强社区医疗部门建设,大力培训全科医生。农民们又要眼红了,什么时候农村地区起码每个乡镇能有一个像模像样的乡卫生所,所里能有几位全科医生?这一方面是国家投入的上山下乡,另一方面也是知识青年的上山下乡。农村地区急需医疗卫生方面有专业知识的青年上山下乡。

我们都从电视上看到一个新名词——支教志愿者,所以农村地区也急需文教方面资金和知识青年的上山下乡。如今我所居住的北京门头沟区,区教委有一项政策,因为门头沟区是山区,凡是愿意到山区支教的师范院校毕业生,只要签一个合同,那他在山区每月除工资奖金以外,还有4000元“进山费”。真是政策不一样了,想当年我在东北当乡村教师,每月32元工资,十年也挣不到4000元,气死我了。这政策弄得门头沟区山村教师都不想返城,因为一返城每月就少收入4000元!而当年我们在东北的那些知青谁要是不想返城他一定有病!中国农村地区文教工作欠帐太多,这也是人所共知的。至于农业、林业、牧业、养殖业、工业、商业等各项专业知识的推广,无不是一方面国家投入要上山下乡,另一方面专业人才(知识青年)要上山下乡,而且急需。

不可否认,当年曾经有过的的上山下乡运动因为极左思潮的影响,有许多不尽人意之处,尤其是某些地区以强迫命令方式把上山下乡作为一种安置就业以及清理社会闲散人口的方式,甚至把不愿下乡的人与革命路线对立起来,把许多其实并没有学过什么专业知识并且中学还没毕业的学生和青年赶到乡下去,让他们在乡村土里刨食自生自灭,给成千上万的家庭造成悲剧。所以许多顶着“知识青年”称号其实并不具有专业知识的所谓“知识青年”如今一提起上山下乡这四个字,莫不摇头否定。他们的情绪可以理解。但是要想持续发展农村经济就还得组织上山下乡,如今政府又组织了几十万大学生上山下乡到农村去,并在相应政策制定和执行上比较宽松,尤其本着自愿原则。同时在最低生活保障和医疗保险政策方面从财政资金上终于也上山下乡到农村,使占中国人口比例最大的这部分人群享受到应有的社会保险。

从我个人认识来看,当年下乡的不应当叫知识青年,老三届中只有66届读完中学,67届和68届连中学也没有读完。现在下去当村官的大学生才是知识青年。
但是从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历程来看,当年我们也算是比不识字的文盲农民强一点,所以带上“知识青年”的帽子。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如果不与中国农业现代化进程结合起来评价,它的必要性就不充分。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太有必要了,不过我可以不去了,如果有人说:“你既然说上山下乡好,你再下乡我瞧瞧?或者让你儿女下乡我瞧瞧?”这肯定是放屁,因为我已经退休了。并且如今下乡的村官、乡村医生和支教志愿者都是我的晚辈,像我的儿女一样。嘻!
我既然是个老知青,当然可以抒发一下我当年的经历:

像诗一样侃山:第二故乡黑龙江

不尽川流逐浪东,平原黑土有人情。
高天雁叫鸣踪影,矮地狐奔匿草形。
豆麦秋风农家院,锄镰戍汉北疆营。
当年少壮垂垂老,举杯邀月满天星。  




……希生弟善观察,勤思考,有思想,……“我看知青上山下乡”可属于“政论文”……立论准确,论据也充足,更重要的是“实事求是”符合客观实际,尤其是符合中国的实际……支持!

--  作者:石希生
--  发布时间:2019-8-29 9:47:00

--  
感谢教授鼓励!!
--  作者:石希生
--  发布时间:2019-8-30 18:44:00

--  
宝老他们那个帮派虽然人多势众,但那些人脑子不行,不会像写论文那样写议论帖子,除了骂骂咧咧以外,他们理论不通、历史不通、逻辑不通。论学历他们比哪位知青都高,论帖子质量他们比哪个屯迷糊都差,白瞎一肚子好下水!

--  作者:赛雨德
--  发布时间:2019-8-31 10:48:00

--  
叶老师,拜读了"我看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真的不错!40年前上学时我欲写一篇“北京69届上山下乡原因”的习作,从市、区两级知青办公室搜集了资料,后来因一些儿事放弃啦,搜集的资料也没保存下来。北京69届连锅端上山下乡不是经济因素所致,而是准备打仗的产物。近几年来一直关注“北京69届上山下乡原因”问题的研究,至今没见着有关的有说服力的文章。
--  作者:石希生
--  发布时间:2019-8-31 11:01:00

--  
感谢雨德老师的支持与鼓励!有不同意见也可以交流。我反对那种骂骂咧咧批判稿似的那种,极不文明,也不适合在知青文化栏目发帖。其实我与许多人都有不同意见,但是许多人都误以为我们挺铁,因为我们是正常交流。再谢!!
--  作者:石希生
--  发布时间:2019-8-31 11:19:00

--  
要说北京初中69届一锅端下乡,肯定与文革有关。因为大学停办,上高中就没必要了,当时经济停滞,城里无法安排就业,只好轰到乡下去。但是组织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无论有没有文革,至今仍在进行!我说的只是我个人的理解,不一定对。

--  作者:独立大队
--  发布时间:2019-8-31 18:52:00

--  

关于上山下乡的对与错;从大局看是对的,从新中国70年的历史看也肯定
是对的,因为共产党在延安时期就一直主张知识分子走与与工农相结合的
道路。可以下这么个定义:只要是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只要是走社会主
义道路的中国,知识青年走与工农乡结合的道路那肯定是正确的。至于在
执行过程中的千奇百怪的现象那只是支节问题。如同那89年的政治风波处
理的过程是一样的道理。那是迫不得已的,但它的方向无疑是正确的,为
中国迎来了几十年的和平稳定环境,没有这几十年的和平稳定的环境,中
国将一败涂地甚至于四分五裂...,中国的广大老百姓需要这样的和平稳
定的环境,这就是时事判断的大局观。这样的大局观同样可以应用于文革
中的“知青上山下乡”运动。方法也许不对,但大方向绝对没错,尤其是
当时的国情,作为老一代的国家领导人他们的智商绝不会比今天
社会上众多的事后诸葛亮差!这是肯定的,也是毫无疑义的。要不美国
人怎么会由衷感叹地说出:“可惜中国只有一个毛泽东!”。
也许有人会说:“既然是对的,那么你(们)为什么都要回来”。
可以简单地回答你: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是人类生活的客观规律。
八十年代之前的岁月,中国人千方百计的逃往国外...。今天的中国还有
这样的现象吗?要有也是犯罪的贪官们。
至于有人希望国家对文革时期的“上山下乡”做个定论,那就别等了。
至少国家决不会说是错的。
你不信,我信!

(老眼昏花,没细看全部内容,也许不切主题,请谅解)


--  作者:石希生
--  发布时间:2019-8-31 19:43:00

--  
感谢独立大队对相同议题的关注。
--  作者:张玮
--  发布时间:2019-9-1 6:48:00

--  
引用独立大队在2019-8-31 18:52:00的发言:关于上山下乡的对与错;从大局看是对的,从新中国70年的历史看也肯定
是对的,因为共产党在延安时期就一直主张知识分子走与与工农相结合的
道路。可以下这么个定义:只要是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只要是走社会主
义道路的中国,知识青年走与工农乡结合的道路那肯定是正确的。至于在
执行过程中的千奇百怪的现象那只是支节问题。如同那89年的政治风波处
理的过程是一样的道理。那是迫不得已的,但它的方向无疑是正确的,为
中国迎来了几十年的和平稳定环境,没有这几十年的和平稳定的环境,中
国将一败涂地甚至于四分五裂...,中国的广大老百姓需要这样的和平稳
定的环境,这就是时事判断的大局观。这样的大局观同样可以应用于文革
中的“知青上山下乡”运动。方法也许不对,但大方向绝对没错,尤其是
当时的国情,作为老一代的国家领导人他们的智商绝不会比今天
社会上众多的事后诸葛亮差!这是肯定的,也是毫无疑义的。要不美国
人怎么会由衷感叹地说出:“可惜中国只有一个毛泽东!”。
也许有人会说:“既然是对的,那么你(们)为什么都要回来”。
可以简单地回答你: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是人类生活的客观规律。
八十年代之前的岁月,中国人千方百计的逃往国外...。今天的中国还有
这样的现象吗?要有也是犯罪的贪官们。
至于有人希望国家对文革时期的“上山下乡”做个定论,那就别等了。
至少国家决不会说是错的。
你不信,我信!

(老眼昏花,没细看全部内容,也许不切主题,请谅解)

……西方人看问题都是从自我出发,……他们也要全世界的人也都这样做……并说这是“普世价值”……这个,有“真理性”,但不是“绝对真理”……所以有偏差……偏差走到极端,就是错误……独立大队的分析比西方的普世价值要高明,尤其符合中国国情,好文章就要支持、点赞……另外,我的意见:认识到了,要实施起来也有一定难度……其实,仔细想起来,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本账……就看怎么算啦……



  

您是第 位来宾
所有访客发言属个人意见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转载图文纯属公益,如有版权申告即行删除
备案号:黑ICP备13005562号

地址:黑龙江省萝北县宝泉岭管理局宝泉大街中段 电话:086-0468-3762392
《宝泉岭论坛》版权所有 图文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源自本站


执行时间:139.89260毫秒。查询数据库5次。